新華社記者在內蒙古省級貧困縣杭錦旗得到的數據顯示,當地職工住房公積金每月繳存平均不足1000元,而該縣供電公司2014年3名領導每月繳存超過萬元,工資最高的一名領導月繳存公積金達到15530.26元。調查發現,一些壟斷行業不顧國家明文規定,超比例超繳公積金,涉嫌違規避稅和變相發放福利。
  國有企業領導獲得天價般的“公積金福利”,這本不是新鮮事,如去年媒體曝光過吉林煙草公司5名高管共超額繳納公積金233萬元。這次新華社披露內蒙古杭錦旗供電公司領導超比例繳納公積金,而杭錦旗是省級貧困縣,出現這種事自然形成了更鮮明的對比,更讓人憤慨不已。
  住房公積金由職工自己繳一份,單位按等量數額給職工繳一份,這筆錢統一繳存到公積金管理中心,由公積金管理中心管理、運營,但最終屬於職工個人所有。一般單位傾向於讓職工少繳或不繳公積金,這樣就相當於給職工少發工資,而像杭錦旗供電公司、吉林煙草公司這樣的國有企業,卻傾向於讓職工特別是高管多繳公積金,這樣相當於給高管多發工資。針對媒體披露的國企天價公積金事件,輿論一是要求追究國企有關人員“多繳”和公積金管理部門“多收”之責;二是要求將國企為高管多繳公積金定性為“私分國有資產”,以“私分國有資產罪”追究有關人員的刑事責任。
  這兩種意見都有道理,但在目前條件下卻很難付諸實施,特別是要追究國企有關人員的刑責,更是比登天還難。現實中,天價公積金如果不被曝光就沒事(曝光的只可能是少數),如果不小心被曝光了,把多繳的部分退回來就OK了,至於風頭過後,國企是否又恢復了給高管繳納天價公積金,只有天知道。
  天價公積金在普通人看來觸目驚心,在某些國企高管那裡,卻不過是多多益善發放工資的一個渠道,除此之外還有其他渠道。國企高管明面上的工資,本身就比普通職工高出不少,他們為何能拿高薪、能拿多高的薪酬,都不是普通職工能夠參與決策的,也不是公眾能夠輕易知曉的,而主要是由主管部門“給政策”,國企自己“出資金”,最終相當於國企高管“集體研究”給自己發工資,他們能謙虛到哪裡去呢?
  在職務消費這一塊,國企高管同樣可以做大文章。一些國企高管在職務消費上大手大腳,百無禁忌,有的已涉及嚴重的經濟問題和腐敗問題。如國家電力公司原總經理高嚴,在國電公司某次內部會議期間,住每天6萬元的特大套房,午休另有每天 8000元的總統套房,從傢具到馬桶都專門訂做。如此窮奢極欲的超高消費,嚴重背離了職務消費的本意,在此過程中,國企高管完全有動力也有辦法化公為私、化職務消費支出為個人收入。與這些多發工資的渠道相比,國企給高管繳納天價公積金,已經算是很“客氣”的做法,走的也是很“規範”的渠道了。
  國企領導天價公積金的背後,是沉痾日久、積重難返的“國企治理缺陷”。即便能夠嚴格執行公積金管理的規定,有效堵住國企給高管繳納天價公積金的渠道,國企高管們仍然能夠通過其他渠道,以“合法”手段為自己多發工資。解決國企天價公積金的問題,可能比遏制國企高管多發工資、職務消費失控等問題要容易一些;而住房公積金管理是加強國企高管薪酬管理的一部分,依法管好國企高管的“公積金福利”,將為深化國企改革、剋服“國企治理缺陷”提供積極的經驗和鏡鑒。尹大力(北京教師)  (原標題:從天價公積金看國企“治理缺陷”)
創作者介紹

chloe

pj53pjlx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